简慕源

浪里个浪↗浪里个浪↘

【墨打疏疏鹊桥镜/澄宁】关于花的恋爱故事三则

—  情于君眸现


关键词:满庭花雨


—————————


    


   


— 年年各不相同,好在桃花香如旧。


     


   


—————————


小甜饼一枚~请查收


【其一:我与他在花树下相识】


     


     


      江澄第一次遇见温宁是在兰陵金氏设的花宴上。当时母亲和金夫人有意撮合姐姐和那金孔雀,便将魏婴江澄和轩离放在了一桌。


      本来江澄吃得蛮好的,可坏就坏在江澄无意间一抬头发现,自家姐姐的笑容好像有点不一样。


      可能是觉得江厌离和金子轩二人之间的气氛过于诡异,江澄坐不住了,拉起魏婴就以如厕为借口遛出了大厅。


       虞紫鸢:“现在男孩子上厕所也要结伴了吗?”  


        江枫眠:“怕迷路吧。”


        不得不说江枫眠真是江澄的亲父亲,对自家儿子那是一个了解。江澄果真是迷路了。


        其实这也不怪江澄,怪就怪兰陵金氏财大气粗,连个厕所也要建个三室一厅小包间。


         从那金碧辉煌的包间绕出来,江澄发现自己好像找不到之前的路了。 可江澄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他迷路了这事能说出来吗!多丢人啊!这!他选择等魏婴。但他不知道的是,魏婴已经从另一条路绕走了。就这样,他们错过了彼此的人生。


          大约一炷香过去了,见没等到魏婴,江澄就决定不再等下去了。他试着自己走回去。 然后他发现了个别致的园子。 不同于别处牡丹处处开,这里面种着的居然是桃树。


          “兰陵长着玩意吗?”这是江澄的第一个想法。


           “还挺好看的。”这是江澄的第二个想法。


          “唉唉唉,怎么还有个人?!”这是江澄的第三个想法。


        


           少年人年少无知!这是你媳妇!


           


           那个少年坐在一棵很高很粗的桃花树下,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江澄那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白皙的半边脸。


           有一种淡淡的忧伤的感觉,像一株默默彳亍的丁香,江澄想。他坐在桃树下,桃花开得正盛。


           于是就落了他满肩的花瓣。


           然后他抬头,与江澄的视线对上。


           桃子的清甜香腻与丁香的浓郁幽香交织在一起,这感觉很美妙。江澄只觉心中有万千情绪波涛汹涌,眨了眨眼动了动嘴,大海波涛汇成天上雨滴,砸下来,成了三个字:


          


            “你好啊。”


         


           经过一番交谈江澄得知这个少年名叫温宁,也是因为迷路进到这个院子里的。


           江澄觉得还蛮巧的,毕竟兰陵金氏这么大,能陷进同一条路也是种缘。


           有一句话说得好“人生何处不相逢,反正早晚都得逢。”


           总之对于初见温宁,江澄非常满意。 除了他被他娘抽的那顿鞭子,以及那个不可描述的梦……


           当天晚上江澄做了个梦。


           梦里江澄站在虞紫鸢面前,头也不敢抬,只能听着他娘数落他。


          “你看看你都三十多了也不知道成个家!给你安排相亲的姑娘没有五十也有四十九了吧!可姑娘的手没牵过,自己却已经上了女修相亲黑名单。”


           “说说,你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虞紫鸢腹诽道:都说这孩子挑,一个娃娃而已再挑能挑到哪去?


           “咳恩。”江澄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发言:“其实要求也不算太高的,就是找个天生的美人,修为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花钱不能大手大脚,说话要细声细语,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孝敬父母。”江澄瞥了一眼自家母亲的脸色补充道。


           “嗯,知道孝敬父母还算你有良心。”虞紫鸢顿了顿,脸色和缓了不少,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于是大婚那夜,他挑开新娘的喜帕。 新娘子很羞涩地对他说了句:“晚吟。”


          江澄一愣,随后感到天雷滚滚。这这他妈好像是个男人啊!


          于是江澄就醒了。堂堂莲花坞少主江晚吟竟然被一个梦境吓到冷汗涔涔。上了女修黑名单榜就要娶个男人回家吗?!


          稍微缓了一阵后,他发现他那位新娘子的脸令他感到莫名的眼熟。 少年穿着明艳的红色喜服,白皙的脸庞染上三分绯色,红烛光那张脸显得十分乖巧,一扫初见时的忧郁神色。


           那个人是温宁,是那个在桃花树下的青涩少年。他今天刚刚见过。 温宁那个人,乖巧听话长得好,重点是孝顺,就算是今天迷了路想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姐姐。这些竟也满足他那几近苛责的择偶标准。倒也难为他阿娘了。


         这样想着倒也觉得这么也没有那么荒诞了。


         于是这场梦境一直被他记得,甚至很久以后江澄真的去相亲时对方问他择偶标准,他非常流利地说出那一长串的“肤白貌美素颜美女修为不能……”


         “孝敬……”他顿了顿,又改成了“对金凌好。” 最后又补上一句“家世清白。”


         如他梦中所见,他真的成了女修相亲黑名单的一员。


         其实江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是固执地认为做和梦中一样的事就能够娶到那个花树下的白衣少年。


         又固执得不愿意忘记仇恨。


         他其实早早就动心了。


         他打心眼里希望着,他们若是能一直在花下谈天说地,什么血海深仇的都要离得远远的。再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庭院,种满了花。即便是落花时节也是有满庭花雨可看。


          多好。


          少年人年少无知,最是轻狂。


          少年人也不知这世界是个圆,一直走,终点即是起点。


      


【其二:百花重开日】


         那是岐山温氏的射艺大会,也是江澄和温宁第二次相遇的地方。


         那时魏无羡指着他对温宁说他的射艺不如温宁。


         那次他落榜,回云梦的路上想起了射艺大会开始前的那个少年。他问魏无羡他是谁。


         “温宁。”


         原来,是他啊。


         ……


         虽然表面上一直不在意,但是这件事被他记了十来年。


         其实他本身是不大相信温宁比他强,一直想着要自己确认。毕竟眼见为实嘛。 可一直没有机会。


         后来,漂亮的丁香花枯萎了。


         有人告诉他,花都是有花期的,错过了,就谢了。


        


         十多年后,魏无羡回来了。同时也带回来了鬼将军。之后的观音庙一战,修真界大洗牌。一切安定下来后,江澄也不愿意想那些前尘往恨了。


           余下的日子是清闲的,一场雨后天空晴朗。


           适合谈恋爱。


           某次夜猎结束后,他和温宁路过一处桃花林。那里花开得很好,漂亮极了。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驻足观望。落英随风翻飞,染得天地间一片绯红。


        江澄拿出来一把弓递给温宁,别过脸对他说:“我听说你射箭非常好,我……想见识一下。”


         温宁怔了怔,但没有推脱。接过了那把长弓,瞄准。长箭破风而过,最终射落了一株桃花。


         江澄见着那株桃花从最高处落下,不自由地抬抬手,想要接住。 然而并没有,那花离他太远,只是伸手完全碰触不到。只能在花朵落地时说上那么一句。


          “好。”


         满天都是绯红的花朵,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染红的脸颊。


          江澄回去后只有一个想法。


          我要在莲花坞种桃树,很多很多。风过时,要留下满庭花雨。


           有些花的花期着实短了点,可世上最守时的也是他们。错过也罢,我们还有明年。


          所有人,都在等着百花重开放的那天。


          百花重开,深情依旧。


      


    


    


【其三:琼林这么好,我得娶回家】


    


          魏无羡打小就没个正行,这点江澄甚是清楚。沾花惹草,放浪形骸之外。民间总传着各种各样的话本子,什么《霸道老祖爱上我》《我在夷陵的故事》《鬼道祖师爷遇上废材小姐》如此等等。甚至在魏无羡死后,诸如此类的话本仍然经久不息。所以,当魏无羡最终和蓝忘机搞到一起后,不少仙子都哭到断气。


          但是,在这些话本中,最出名的便是《魏魔头与莳花女的二三事》。


         当时魏无羡听说莳花女的故事,变从云梦乘船去了潭州。回来时他已经成为了唯一一个见得过莳花女真实样貌的人。


         那段时间,魏无羡逢人便说莳花女长得到底有多闭月羞花。 有一日中午,他们几个师兄弟在休息。闲得无聊,小六便问起他们大师兄。


          “大师兄,你说那莳花女美极了,简直就是西子转世。我记得你从姑苏回来的那几个月你不也是逢人便夸那姑苏蓝二有多好看嘛!那现在师兄你觉得他们到底谁最好看?”


         魏无羡听了之后居然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 良久,他严肃道:“蓝湛。”


         “切——”众师弟觉得无趣便四下散去了。


          只有在一旁默默喝茶的江澄在听到这个回答后差点没把茶喷出来。


          莳花女后来怎么样了?江澄也不知道了。只是听说那位姑娘从很久以前就杳无音信了,她那座园子也早已荒废。


          倒是现在莲花坞这座别园倒也有着当年莳园的风味。


          今年是江澄种下桃树的第三年,也是要结果的第一年。


          现在,花开得正好。他与他坐在树下阴凉处品茶赏花。


         “今天是个好天气。”江澄肃然道,“适合吟诗一首。”


         温宁抬头看向江澄,不明所以。


        “今天太阳高,桃花树上开。


        琼林这么好,我得娶回家。”


      


        温宁呆住了,根本没有想到江澄会念这种无韵无意……好吧有意的诗出来。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


        江澄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个在调戏小姑娘的花花公子。


        温宁站起坐下,脸红了大半边,愤然拾起一株落在地上的桃花向江澄脸上砸去。


        “哎!凭什么打我,我也没说错啊!”江澄笑道。


        温宁受不了了,捂着脸背过身去。后颈已经染了淡淡的红。


        过了一会儿,他问:“真的?”


       “真的。我保证。”


       我们已经错过太多了。从相识到我下定决心娶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思你念你。


       年年各不相同,好在桃花香如旧。


       花开的时候我做了一场梦,花谢的时候这个梦成真了。


  


 


———— END


这个故事的很简单,就是那句“年年各不相同,好在桃花香如旧”。


爱花爱美人爱生活,七夕快乐。


同组是神仙,我是咸鱼。


    


      


同组: @莫子吟。


半点组: @一渡千江


下一棒: @宁枭。


咳,真的我……
希望大家支持啦

肃玄Xmas.:

「提笔绘此生,于骨血中永恒。
当年少年游,欢笑声似梦。」
    0:00 ——青浦云悠 @青浦云悠
  1:00 ——宁枭 @🐦宁鸟好菜👎
  2:00 ——宁枭  @🐦宁鸟好菜👎
  3:00 ——少年弦。 @少年弦。
  4:00 ——苏子懿。@苏子懿。
  5:00 ——肃玄Xmas.@肃玄Xams.
  6:00 ——肃玄xmas.@肃玄Xams.
  7:00 ——透明爆破@透明爆破
  8:00 ——梦焚忧@梦焚忧
  9:00 ——莫子吟。@莫子吟。
  10:00 ——爆炒昭辣@爆炒昭辣
  11:00 ——孟可乐@孟可乐
  12:00 ——梦焚忧@梦焚忧
  13:00 ——一米七的骄傲 @一米七的骄傲@孟可乐代发)
  14:00 ——孟可乐@孟可乐
  15:00 ——莫子吟。@莫子吟。
  16:00 ——乱尘。@乱尘。
  17:00 ——孟可乐 @孟可乐
  18: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19:00 ——孟可乐 @孟可乐
  20:00 ——天降银垣 @天降銀垣
  21:00 ——莫子吟。 @莫子吟。
  22:00 ——肃玄xmas.  @肃玄Xams.
  23:00 驾鹤——孟瑾 @孟瑾
「赌你我真心,博你我相拥
胜者却比败者糊涂不分。」
  0:00 ——孟可乐@孟可乐
  1:00 ——云横秦岭 @云横秦岭🍂
  2:00 ——透明爆破 @透明爆破
  3: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4:00 ——芷悦 @芷悦(甜文写手)
  5:00 ——宁枭 @🐦宁鸟好菜👎
  6:00 ——宁枭 @🐦宁鸟好菜👎
  7:00 ——孟可乐 @孟可乐
  8:00 ——雪阳 @雪阳
  9:00 ——肃玄Xmas. @肃玄Xams.
  10:00 ——染今 @染今
  11:00 ——月枫零@月枫零
  12:00 ——苏子懿@苏子懿。
  13:00 ——九庚宸 @九庚宸
  14: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15:00 ——苏子懿 @苏子懿。
  16:00 ——宁枭 @🐦宁鸟好菜👎
  17:00 ——孟可乐 @孟可乐
  18:00 ——莫子吟 @莫子吟。
  19:00 ——肃玄Xmas.@肃玄Xams.
  20:00 ——月枫零@月枫零
  21:00 ——简慕源@简慕源
  22:00 ——宁枭@🐦宁鸟好菜👎
  23:00 ——宁枭@🐦宁鸟好菜👎
「月易盈握,却难再赠,相会醉梦中。
今宵酒醒,故人犹在,这生就此终。」
  0:30 ——肃玄Xmas. @肃玄Xams.
  1:3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2:30 ——Odette @Odette
  3:30 ——宁枭  @🐦宁鸟好菜👎
  4:30 ——九庚宸 @九庚宸
  5:30 ——鹤酒书分班奥班保底 @鹤酒书分班奥班保底
  6:3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7:30 —雪阳 @雪阳
  8:30 ——毓yu璃 @毓yu璃
  9:30 ——along @莫子吟。(代发)
  10:30 ——肃玄Xmas. @肃玄Xams.
  11:30 ——谢清昼  @谢清昼
  12:30 ——昭悦 @昭悦
  13:30 ——莫子吟  @莫子吟。
  14:30 ——莫子吟  @莫子吟。
  15:30 ——莫子吟 @莫子吟。
  16:30 ——染今 @染今
  17:30 ——九庚宸 @九庚宸
  18:30 ——孟可乐 @孟可乐
  19:30 ——雪阳 @雪阳
  20:30 ——二月红竟然@二月红竟然
  21:30 ——一渡千江 @一渡千江
  22:30 ——肃玄Xmas. @肃玄Xams.
  23:30 ——孟可乐 @孟可乐
「细数人间爱恨,金风相逢玉露。
与君共赏此盛景,云梦晚荷香满袖。」
彩蛋·澄宁剪辑 初见——卿臣子 @卿臣子i
——澄宁七夕72h·墨打疏疏鹊桥镜——

【曦瑶】两千

今天看动漫提到了瞭望台的事,算了下时间线,怕是瑶瑶看不到它们建成了。


————


        观音庙一战,金光瑶身死,兰陵金氏的担子落在了金凌头上。估摸着是瞧这小宗主年纪轻轻见不过大事面,各家主便在这清谈会上提起了有关金光瑶生前所说的瞭望台一事。


        一方面是欺负金家这落了地的凤凰,一方面为了讨好现在势头正好的聂家。


         “要我说啊!这金光瑶生前讨好这个又讨好那个的,就为了建这瞭望台,恐怕这小人定从中得了不少油水。”


         “是啊,我等小门小户的不容易,金鳞台富丽堂皇,怕是不懂我们这种小世家的疾苦吧。”


         “……”


         一人提议,附和声随之不断。金凌坐在台上只觉得耳边似有千百只蚊子嗡嗡嗡直叫唤。而作为此次清谈会的主办方聂怀桑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一边摇扇子一边微笑,神色像是在看什么戏文般。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做派竟和当年他做一问三不知时毫无差别。


         金凌握紧了拳头,面部表情绷紧了,不敢有半分松懈。这是他第一次没有舅舅陪同参加清谈会,人总该是要长大的,没有任何人能扶持你一辈子。江澄是这么对他说的。


         就连仙子也要老去死亡,埋在土里,除了回忆外什么都不会剩。


         所以就算是再怎么瞧不惯那些人的嘴脸,也要忍着。


         忍住,金凌,你明白了吗?


         “那瞭望台害人也是不浅,不如今天就做个决定——拆了吧。”


         金凌怔住,这话铛啷一声砸在他脑门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好提议,咱这……”


         “我倒不觉得这瞭望台如诸位所属这般不堪入目。瞭望台多设于偏僻山区,那里邪祟众多又无修仙世家看守。设立瞭望台后,这些地区情况明显好转。”


         “在下不才,却觉得这为苍生谋福的瞭望台不应被废,而应扩建。”


           是蓝曦臣。


           泽芜君仙门名士,蓝家又是百年仙府,根基雄厚。蓝曦臣这话一出,四周一片寂静。有不敢的,有羞愧的。


            还有刚刚一直不做声的聂怀桑。他现在说话了:“泽芜君重情重义,怀桑钦佩。”


             蓝曦臣神色不变:“为苍生而已。”


             “那蓝宗主,应当扩建多少,您给怀桑提个建议?”


              “两千座。”


              两千座?金凌瞬间闪过了些什么。一下子便明白蓝曦臣的意思。


              “小叔叔,都这么晚了您不睡觉吗?”


              “小叔在批公文,明天再给阿凌讲故事好吗?”


              金凌撇撇嘴:“又是瞭望台?这次要扩建多少座?”缓了缓,别开脸小声说,“我已经不需要听故事了。”


              金光瑶笑了笑:“不多,也就两千座。”


              “……”


              这位有钱爷, 拜拜啊您,咱慢走不送。


              “有二哥帮我不算难事。”金光瑶这么说。


               后来,金凌再也没有听过金光瑶讲故事哄他睡觉了,那些故事没有结尾,但是金凌却已知道了结局。


               “那便如泽芜君说得办吧。”聂怀桑收了扇子,低头喝了口茶。


               蓝曦臣依然坐着,像一只密不透风的铁桶。


               什么也伤害不了他。


               只低声说了句:“一座都不能少。”


               金凌始终一句话也不说,什么都紧紧藏住。安静地充当背景板,将舞台留给了他人。


              ……


              瞭望台建成后,蓝曦臣去查看,一座一座地走,一座一座地数。


              两千座,一座也没少。


              这是他的三弟,他的阿瑶最后同他商议的事,他无论如何也要办到。兴许多了这么一座瞭望台就多了那么一个人记得那位前仙督的好。


               他承认他有私心,这一切不过是以天下苍生为幌子,他那颗被世人称赞的君子之心上写满的不是仁义理智信,而是金光瑶。


               他望着这山河,晴空之下显得富庶安定。


               “二哥帮你。”


               泽芜君如是说。




————————————


END


又来凑个热闹

肃玄Xams.:

「一针一线,穿我相思意。
且看江上景,云烟之上牵牛织女遥相会。」
  0:00 ——青浦云悠 @青浦云悠 
  1:00 ——宁枭 @🐦宁鸟好菜👎 
  2:00 ——宁枭  @🐦宁鸟好菜👎 
  3:00 ——少年弦。 @少年弦。 
  4:00 ——苏子懿。@苏子懿。 
  5:00 ——肃玄Xams.@肃玄Xams. 
  6:00 ——肃玄xams.@肃玄Xams. 
  7:00 ——透明爆破@透明爆破 
  8:00 ——梦焚忧@梦焚忧 
  9:00 ——莫子吟。@莫子吟。 
  10:00 ——爆炒昭辣@爆炒昭辣 
  11:00 ——孟可乐@孟可乐 
  12:00 ——梦焚忧@梦焚忧 
  13:00 ——一米七的骄傲 @一米七的骄傲( @孟可乐代发)
  14:00 ——孟可乐@孟可乐 
  15:00 ——莫子吟。@莫子吟。 
  16:00 ——乱尘。@乱尘。 
  17:00 ——月下快乐咕咕咕 @月下快乐咕咕咕 
  18: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19:00 ——孟可乐 @孟可乐 
  20:00 ——月下快乐咕咕咕 @月下快乐咕咕咕 
  21:00 ——莫子吟。 @莫子吟。 
  22:00 ——肃玄xams.  @肃玄Xams. 
  23:00 驾鹤——孟瑾 @孟瑾 
「醉赏人间千万重,天阶夜色凉。
巧手拨纤云,垂眸浅笑诉爱语。」
  0:00 ——孟可乐@孟可乐 
  1:00 ——孟可乐 @孟可乐 
  2:00 ——透明爆破 @透明爆破 
  3: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4:00 ——芷悦 @芷悦(甜文写手) 
  5:00 ——宁枭 @🐦宁鸟好菜👎 
  6:00 ——宁枭 @🐦宁鸟好菜👎 
  7:00 ——孟可乐 @孟可乐 
  8:00 ——雪阳 @雪阳 
  9:00 ——肃玄Xams. @肃玄Xams. 
  10:00 ——染今 @染今 
  11:00 ——月枫零@月枫零 
  12:00 ——苏子懿@苏子懿。 
  13:00 ——九庚宸 @九庚宸 
  14:0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15:00 ——苏子懿 @苏子懿。 
  16:00 ——宁枭 @🐦宁鸟好菜👎 
  17:00 ——孟可乐 @孟可乐 
  18:00 ——莫子吟 @莫子吟。 
  19:00 ——肃玄Xams. @肃玄Xams. 
  20:00 ——月枫零@月枫零 
  21:00 ——简慕源@简慕源 
  22:00 ——宁枭@🐦宁鸟好菜👎 
  23:00 ——宁枭@🐦宁鸟好菜👎 
「繁星春水千里音,三毒收鞘吻余晖。
当时少年笑意扬,乱我心曲,惊鸿可意今日痴。」
  0:30 ——肃玄Xams. @肃玄Xams. 
  1:3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2:30 ——Odette @Odette 
  3:30 ——宁枭  @🐦宁鸟好菜👎 
  4:30 ——九庚宸 @九庚宸 
  5:30 ——鹤酒书分班奥班保底 @鹤酒书分班奥班保底 
  6:30 ——爆炒昭辣 @爆炒昭辣 
  7:30 —雪阳 @雪阳 
  8:30 ——毓yu璃 @毓yu璃 
  9:30 ——along @莫子吟。(代发)
  10:30 ——肃玄Xams. @肃玄Xams. 
  11:30 ——谢清昼  @谢清昼 
  12:30 ——昭悦 @昭悦 
  13:30 ——莫子吟  @莫子吟。 
  14:30 ——莫子吟  @莫子吟。 
  15:30 ——莫子吟 @莫子吟。 
  16:30 ——染今 @染今 
  17:30 ——九庚宸 @九庚宸 
  18:30 ——孟可乐 @孟可乐 
  19:30 ——雪阳 @雪阳 
  20:30 ——二月红竟然@二月红竟然 
  21:30 ——一渡千江 @一渡千江 
  22:30 ——肃玄Xams. @肃玄Xams. 
  23:30 ——孟可乐 @孟可乐 
「细数人间爱恨,金风相逢玉露。
与君共赏此盛景,云梦晚荷香满袖。」
彩蛋·澄宁同人曲《乞夕》(cover地尽头)

——澄宁七夕72h·墨打疏疏鹊桥镜——

瞎写的,证明还活着【bus】

牡丹丛中雪浪纹,不知归处云抹额

敛尽芳华仙督列,泽去芜秽盛名传

弑友谋亲假意真,清心净曲真情错

庙下魂断恨未消,寒冰吹奏情可融

                                   ——记曦瑶

【澄宁】枯木逢春

瞎写的,没有任何逻辑。


一个亲亲引发的事故。


小甜饼。


————————


1.


        温宁喜欢江澄,喜欢的不得了。只是没有人知道。


        温宁自己也清楚,自己没资格喜欢江澄。


        温宁第一次遇到江澄时,他还没有成为鬼将军,穿着那一身炎阳烈焰,却没有半点属于太阳的骄傲。


        也对,自己本就是旁系,修为也不高,又刚刚出了丑。好在有魏公子的插科打诨才没有在自己心上人的面前出太大的丑。


         温宁喜欢江澄,很久很久以前。他跟着姐姐去参加清谈会上时,看到了那位紫衣公子。


        他恰好走过江澄身旁,一个眼神都没分到。


        我大概就是那时喜欢上他的吧。后来的温宁想到。


        少年懵懵懂懂的心思在那个无知的年纪里慢慢被自己迟钝的思维所感知,他也越来越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有多么大。


        也只有一个医术高明的姐姐可以帮的上忙了。他端着碗药,是被他姐骂了无数次的成品。


        后来,他被抓走了。一个人结结巴巴的想辩护着什么。


        比如说,他没有害过人。姐姐说,温家犯下的罪孽他们没必要承担。


        比如说,他们没有害过人。姐姐说,我们只救人不杀人,他们是医师。


        比如说,他们没有想害人。姐姐说,一干的老弱病残,我不信他们就这样丧尽天良。


        几句干巴巴的话翻来覆去地说着,对面的笑都快绷不住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结结巴巴的声音停了,像是被姑苏蓝氏的禁言术消掉了音。


        于是,他便被带走了。死在了穷奇道上。当年赋予温家无上荣耀的一条路。


        没他的份。


        肋骨断了几条?姐看到一定会哭的。我都没见她哭过。凭什么?


        凭什么?!


        温宁没想过自己还能再醒来,他捧着一碗汤,小心翼翼的,像在捧着一抹易碎的光。


        是他自己的救赎,有人还愿意用善意接待他。


        只是后来,他让那些对他怀有希望的人失望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向所有人道歉,仿佛所有的错误都在他自己身上。就好像这样,就能阻止他姐和他一起被烧成灰,就能让那些人放下围剿乱葬岗的心,就好像这样,那些,那些死了的人和心就能回来……


        他知道,没有用的。浑浑噩噩之中……他听见乱葬岗的人,全,死了。他恐惧,他害怕,他逃了,像个懦夫。也罢,谁让他活着的时候就是个唯唯诺诺的小结巴?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了,死的死活的活,也没多少人对他喊打喊杀了。他说,我要走了。


         我该有新的生活了。温宁自己对自己说。回想了这一圈,偶然间拾起了自己的年少时的心思,自嘲般笑了。他开始了新生活。


         忘却前尘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平时也就是跟在几个蓝家或金家的小辈后面,看他们吵吵闹闹,好像自己也活过来了。


         温宁觉得自己过得很好,直到有一天,他被江澄亲了。


          他!被!江!澄!亲!了!


          哦!我天!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就像是陈年的情蛊被刻意挑拨开了,温宁没有受住这种刺激,当场昏了过去。


          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姑苏蓝氏的冥室内。不得不说,蓝家的装潢真有品味呀哈哈哈。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在于……他惊奇的发现自己沉睡多年的心有了跳动。


————————


END


一点点番外:


         过了好久好久以后,江澄才去问魏无羡,当年的温宁为何会复活。


         魏无羡想了想,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云云。


         他说他想了好久,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本从西方传过来的书才有点想清楚。


         他举起那本书向江澄眼前晃了晃,说,“虽然这里面故事像是个哄小孩的,但是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王子亲吻了公主,公主醒来了。后来,他们幸福的生活了下去,直到永远。”


         江澄看着魏无羡手中晃来晃去的书若有所思。


         静室中挂着一幅字,上面写着:


         “枯木逢春。”


         字非常漂亮,带着温柔的情意。


         “谁写的?”江澄问,“你吗?还是蓝忘机?”


          魏无羡摇了摇头。


          都不是。


          江澄了然,没再问下去,然后带着温宁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三天后,莲花坞有了宗主夫人。


——————

END


         

       


        


       


【玲珑24h】点我看泽芜君逆天改命

【文】


【22:00】


【往下拉看泽芜君逆天改命↓ 祝大家情人节元宵节快乐!呐~搭档是 @江自留_单身狗节快乐


看文预警:本文纯属搞笑,经不起推敲。文笔极渣,注意不要被辣到眼睛。】


——————      


1.


          今天是元宵节,孟瑶捡到了一个人。


          本来是不想捡的,但是大过节的躺在自家门口也不是个事。



           那人长得怪好看的,孟瑶发誓,他见过的人除了他母亲之外就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了。


          可自从那人醒来了之后他就后悔把那人捡回来。


          怎么说呢?


          这人脑子可能有病。一醒过来就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看得他浑身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明明是刚认识的,却知道自己姓名,阿瑶阿瑶的叫得挺亲的。


          还要自己管他叫二哥?难道是因为在家排第二?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这种人还能和他成兄弟?


          别做梦了。


          甚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喊他的时候,他支支吾吾半天也吐不出声。


          就当孟瑶收拾收拾准备煮元宵的时候,他就听到身后的人说了话。


          “你以后,会有一个好大哥的。”


           什么意思?孟瑶回头想问就见那人向他笑了笑。


           那笑容温暖而璀璨,就像他母亲喜欢的那只成色上好的白玉镯子一样不夹杂一点杂质。


           孟瑶只觉得他可能要完,不管这人脑子到底有没有问题,光凭这温暖笑容,孟瑶觉得他自己可能就像泥潭中的鱼一样陷在其中,不得挣扎。


          就连刚刚的疑问也在不知不觉间遗忘了。


2.


          距离封棺大典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白衣苍狗,十年已经改变了很多事。


          比如说,聂家又重新回到了昌盛状态,可因为刀灵一事又被仙门百家排斥。


          又比如云梦的江晚吟娶亲了,新娘子好漂亮哈。


          比如说,兰陵门生的朱砂点了又擦,门前的金星雪浪开了又落。


          比如蓝家家规又多了五千条。


          好多事变了又没变,比如清河地界埋着的那口棺材,棺材中的两个人,还有那三个人的故事。


          其实关于金光瑶的争议一直没停,从活着到死一直都是。


          只要做过好事,总会有人记得的。


          比如蓝曦臣。


          蓝家主出关了。  

 

          这辈子浑浑噩噩的,蓝曦臣这么想着。等到这浑浑噩噩的一辈子过了,他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后来啊,他就真的过去了这辈子。他才知道,原来这人生可以过得这么快。


          其实他算长寿的了,整个修真界,对手们朋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现在,他也该走了。


          他在黄泉路上慢慢悠悠孤孤零零,突然觉得自己太孤单了,活着死了都是。


          想到自己闭关的那些日子,想到自己弹过的曲子养过的花藏起来的剑。


          想起好多年前上元节自己和那人吃过元宵看过灯,和他一起谈天说地,满腔的雄心壮志,好像自己还是个少年。


          谁也没想能到少年老得如此快,一切就好像昨天那样般清晰,只是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蓝曦臣这样想着。


          人老了,记性也差了好多,连脑子都慢了不少,他几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才想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


          谁能想到呢,如果不是观音庙前的一剑,蓝曦臣估计这辈子都把他当朋友至交弟弟来看。到底是金光瑶最后的话打破了这滩湖水的平静。


         黄泉的尽头有一女子卖汤,据说是姓孟。蓝曦臣见到了不由得一惊。


         为什么?因为这女子跟金光瑶太像了。


         蓝曦臣: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之后就和女子聊了起来。 女子愤然地把汤一摔,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了金光善这男人。”


          “……” 果然,她就是金光瑶的妈。为什么和想象中的知书达礼温婉贤淑的孟阿姨不一样呢?

3.


          话说那时孟诗把汤碗给摔了,本来这汤是准备给蓝曦臣轮回用的,结果这一摔,汤没了。没办法,只好重新去煮。 这煮的过程吧,俩人也是闲的,就聊起来了。


          本来这俩人也没什么交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金光瑶。


          那就聊呗,俩人一唱一和的倒也挺高兴。


          然后孟诗就问了蓝曦臣,我儿子现在怎么样。


          ……结果这就露了馅,一不小心就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这件事情造成的结果就是,他被自己心上人的妈踹回了他们相遇的那天。


          是的,堂堂泽芜君蓝宗主被自己丈母娘给踹了。


4.


          射日之征中期,两方打的火热。孟瑶在河间战场上忙来忙去。


          “哎哎!听说了吗?今天泽芜君要来!”对面两个士兵吵吵嚷嚷。


          “泽芜君!太好了!这样那群温狗就不能嚣张了。”  


          泽芜君?他不是蓝曦臣吗?孟瑶轻轻笑了两声。想起不久前蓝曦臣在自家的表现。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将这种贵公子哥吹的这么神。

 

           怀着这种心思,就连打水都感觉轻了不少。

 

           做事不认真的结果就是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


           “阿瑶。”


           嗯?!蓝曦臣你不该是在宗主账内吗?这人还真是说不得。

      

5.


           蓝曦臣第一次和金光瑶见面是在元宵节。


           那时的他应该是叫做孟瑶的。


           云深不知处刚被烧了不久,他靠在墙边,像一只亮眼睛的小狗,可怜兮兮地瞅着孟瑶。


           孟瑶也在看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孟瑶把脸别过去,轻咳了一声。


           说“公子如果不嫌弃就到我家坐一会儿可好?”


           这时一颗烟花刚刚炸响。  


           蓝曦臣眨了眨眼睛“……”

   

           “你刚刚……说了什么?”


             ……  


          过往的一切仿佛还在眼前盘旋着,哪怕他过去了一天两天乃至十年二十年。就好像昨天他还在云梦的一间小屋子里煮元宵,今天他就提着长剑跟着雷厉风行的聂宗主后面砍人。


          好像昨天他刚刚推开自己,给他留了一道一辈子才解出来的难题,今天就恭恭敬敬地给自己行了礼喊道:“泽芜君。”


          蓝曦臣也回礼,“阿瑶,近来可好?”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努力回想自己之前是如何答话的,“我……曾去云萍找过你,不料却没有你的踪迹。可巧,你居然拜在明玦兄旗下。”


          孟瑶看了看他,嘴角抽了抽,又不动声色地压了下来,将内心的奇异想法压了下来,也不理会蓝曦臣那如同小话本里面情郎对久别重逢的爱人说“我找了你好久没有找到!担心死我了!你……去哪了?”的语气和感情。


          “多谢泽……”


          蓝曦臣扫了一眼。


          “……”


          “多谢二哥关心,聂宗主对我很好。相信有二哥助阵,必定能将温狗击退,定不再嚣张,还修真界以安定太平!”

        

           “你……”蓝曦臣还想说什么,就被人打断了。


           “说得好!”来人正是聂明玦,嗓门这么大也没有别人了。


           “你就是孟瑶?”他冲孟瑶说,“我看过你出阵,每次都冲在最前,留下来的也是你,这点很好继续坚持。”然后转身向蓝曦臣说,“你们认识?”


           蓝曦臣没有回话,眼神扫了一下孟瑶,微微一笑。


          孟瑶接了话:“泽芜君,我是见过的。”


6.


          蓝曦臣很奇怪,聂明玦想。

 

          明明之前一直在问有没有一个聪明伶俐吃苦耐劳的小个子修士来他军中。还隔三差五查一遍,聂明玦问过他那人名字叫什么,结果蓝曦臣不说。


          他就寻思着,到底是什么人能把堂堂泽芜君变成一个迷。

  

          结果,没想到这人居然是金光善的私生子,还是他很赏识的一个青年。


          成吧,看到就看到呗,除了要人,什么都成。什么?你说我没情意?


          战事面前,妄谈交情!


          心底算盘打得倒挺好,可偏偏蓝曦臣没要人,就是聊了会天,之后偷偷摸摸地将聂明玦拉走。对他说:“明玦兄,曦臣有个请求,阿瑶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望明玦兄多多提点。”


          顿了顿,蓝曦臣接着说,“只是万万不可让他去金家。”


          行啊!本来聂明玦也是准备重用孟瑶的,就应了下来。


          然后孟瑶就开始了在聂家打杂跑腿拎刀外加阵前参谋的生活。


          本来这也挺好的,直到有一天蓝曦臣来了。


          蓝曦臣一来就问,“孟瑶呢?”


          聂明玦想了想,说,“前两天去金家了。”


          “……”


          蓝曦臣只感觉天旋地转,一种无力感涌了上来,仿佛身遭过了五道电。


7.  


          之后,他去了金家,然后被告知,孟瑶杀了人,逃走了。


          他去温家了。


          一切都按着上辈子的轨迹走着,他才知道他什么也改变不了。


8.


          一个人是什么命是天注定的,没有人能改变。蓝曦臣不信,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跳来跳去。


         最后他跳累了,跌坐在地上,问道:“为什么?”


         “我听说蝴蝶煽动一下翅膀能引来一场暴风雨。”


         “……我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得不到一个金光瑶?”


          他几乎崩溃,他见他熟识的一个又一个人陷入痛苦,一把又一把的刀子在凌迟他的良心。


          他为自己灌了口酒,想趁着醉意提剑做个了断。


          是今年的元宵节,夜晚的兰陵灯火辉煌,照着这金碧辉煌的金陵台更加辉煌了。就像金光瑶这个人,雪浪袍加身红朱砂一点就更加好看。


          只有困在里面的人才知道这不过是金玉其外罢了。比如说蓝曦臣,他被困在了金光瑶的心里。


          结果到了兰陵,到了他认识的那个金光瑶面前,朔月就直直落在了地上。他还是动不了手。


          明明当初这剑毫无阻拦地就穿了过去,可偏偏现在他就连提剑的力气也没有了。


          也许是有了能改变他的希望,更是因为他想一辈子陪他到久远。

    

          是夜,凉风吹了很久,吹到了最后下起了雪。


          该是有什么凄凉的音乐,比如二胡或者是笛子来把这凄凉更衬得凄凉。


          金光瑶看他二哥狼狈不堪的来了,笑了笑,说:“二哥是来看雪的吗?”


          蓝曦臣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阿瑶,过来,我再杀你一遍。


          只是今天必须要有了答案了。


          终于,他举起了剑。


          然后,他倒了。 姑苏蓝氏一杯倒的人设还是丢不了。


          最后,还是金光瑶把没有知觉的蓝曦臣拖了回去。就像他们初见时,是孟瑶把没了知觉的蓝曦臣拖了回家。


          好巧,那天也是元宵节。


          那时没有天下大义,他们远离江湖。


9.    

           雪下得老大,将点燃的孔明灯压掉了不少。

 

          有的是承载不住雪花的重量,有的是飘进来的雪浇熄了燃着的火焰。


          亦或是二者皆有之。那些祈愿灯是需要钱来买的,灯没有飞高,他们会后悔,为什么要放灯?为什么不早点?为什么要在现在放?


          然而,灯都放完了,雪还在下着。满天的白色和黄色交杂着,挣扎着,最后再落下。


          地上是孔明灯的残骸,还有继续放灯的人。  


          是那些还没有死心的人。


10.


          因为蓝曦臣,孟瑶没有赶上上元节的庙会游行,没有赶上天空放着的烟火。


          蓝曦臣知道后为他补偿了一场盛大的烟火,几乎照亮了整个天空。灵力炸出的烟花很持久,甚至融掉了那一片的雪。


          金光瑶看起来很开心,上前去握他二哥的手。


          然后他摸到了一片冰凉。


          朔月抵在了他面前。


          他用手拨了拨,没有拨动。抬头看了眼,蓝曦臣正好也在看他。


          他想起了他们刚刚见面的那场对视。然后想起了他刚刚醉倒的画面。


          笑了一下。


          没关系的,这人就是这么奇怪。他自己安慰着自己,找的全是蹩脚的理由。没关系的,他就是喝了一点酒。没关系的,他就是再和我开玩笑。


          没关系的,二哥这么好的人,他……


          朔月捅了进来。


          ……不会真和我生气的。


          银白色的剑在胸口处刺入,金色的金星雪浪被染成了红色。


          金光瑶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听见蓝曦臣说,“是你杀了大哥。”


          这夜很冷,把金光瑶的笑冻在了脸上。


           “……我以为我做得够隐蔽的,结果你还是发现了。”  


           “你之前说过,我以后会有个好大哥的。” 金光瑶说,声音有点颤抖,不知道是被剑伤得还是为了祈求而带上的哭腔。 蓝曦臣别了过头,不忍再听下去。天是凉的,眼泪是热的,在眼眶打转里更加明显。


          只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二哥……你还是不要再叫了。”


           …… 血花溅了起来。


           他终归是要把剑再送进他胸口一次。


           可是凭什么啊?当初逼着金光瑶叫二哥的是他,现在不让金光瑶叫二哥的也是他。


           蓝曦臣,你以为你是谁啊?嗯!


           只是……只是当初说心悦蓝曦臣的人还是金光瑶,可你为什么偏偏还要娶秦愫,连告诉都不告诉一声。等到最后礼成了,蓝曦臣才是最后赶来的那个。


          就连最南面的琼宗主都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凭什么啊?


           凭什么啊!


           凭什么啊……


           哪怕是他会姑苏蓝氏的禁言术他也堵不上聂明玦的嘴,堵不上天下人的嘴。

   

11.  


          有些事是不能避免的,即便是逆天改命也改变不了。比如说,聂宗主藏锋而出,又因刀灵一事被百家打压。比如说,云梦的江晚吟娶亲了,新娘子好漂亮。 比如说,姑苏的家规多了五千条。


           比如泽芜君捅过敛芳尊的当胸一剑,金光瑶注定要在棺材里走一遭。


           兰陵的牡丹落了又开,朵朵不是去年花。


           就是好可惜那泽芜君啊! 要陪着金光瑶那种小人在棺材中待着,就连这上元节也有人在孔明灯上祈愿说:快让泽芜君出来,让金光瑶不得超生。


           陪他一起,是蓝曦臣能做到最好的了。虽然很蠢,但是不得不说。


           很有用。

           

12.


          十年前的那场观音庙之战惊动了整个修真界。高高在上的仙督大人被人扒下了伪善的外衣,就连一直云游在外的泽芜君也赶了回来,成了他结义兄弟身败名裂的关键道具。

          可不料,却在最后关头被那小人所陷害。可叹昔日风光无限的三尊全都成了那观音像下的亡魂。


          这可当真是事事无常。


          全都是屁话。魏无羡心想到,蓝曦臣当初在观音庙前抱着金光瑶的尸体阵默不语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之后他抱着金光瑶走向了像下停着的棺材前,敲了敲,破了阵,躺了进去。


          还没有忘和聂明玦说一声“叨扰了。” 到最后一遭也舍不得失了蓝家人的风度。


          就比如说蓝忘机,现在被一个老太太缠着要卖给他花灯,非得说这是他十年前订好的,说好今天要取。


          蓝忘机十年前干什么呢,他魏无羡还不清楚吗?无非不是日复一日的闭关加上跟三餐一样已经习惯的问灵。


          最终,蓝忘机还是买下了那盏灯,是一朵金花儿。很稚嫩,经不起风吹雨打。


          老太太说,别看这灯不经烧不华丽,我这辈子的心血全都在这灯上了。我可花了十年才做出来。


          愈烧愈艳,最后成了一株金星雪浪。


          魏无羡看着远去的花灯,想着老太太的话,有点明白了这莫名其来的灯到底是谁定下的。


          瞄了一眼蓝忘机,他神色还是那般的平静,冷若冰霜。


          “兄长他疯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分明是同平常一样的语气一样的神色,却就是让他听出了悲伤和迷茫。


          魏无羡没有答话,心里想得却是两个不远不近的人


          一个说:“可为什么,我连害你的心都没有呢?”


          另一个说:“我知道你活得累,从今往后,我都陪你,你别怕。”


          明明该是血海深仇不死不休,该是站在彼此的对立面,就算是偶尔的平静也应该是建立在无数战斗之后。

  

          这才该是胸怀大义的名门修士和在淤泥里苟延残喘的小人该有的相处方式。可为什么到了他俩这里,就连冰释前嫌都变得如此平静。


          魏无羡想,他可真是想不通他俩。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想不明白。


          挺可怜的,他想,人这一辈子可真不容易。


          奇怪,今天怎么这么矫情?天气原因吗?反正他在夏天说不出这话。


          算了算了,最后再一句,还好自己能明白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12.


          我是金光瑶,从前叫过孟瑶。


          棺材里面待的挺好。


          我不是个好人,不过我很庆幸自己这一辈子没有害那人的心思。

13.


          姑苏蓝氏禁书室里有一书,讲的是逆天改命的术法,叫做黄粱。


          因为书籍有损,一般回到过去的人无法改变结局,但是所受惩罚不变。


          无非就是不得超生罢了。


          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大抵是看中了施术者那奇妙荒诞的感情。


          或者,你可以问问蓝曦臣和金光瑶,为什么他们的剑要叫朔月和恨生。


          他把初一的月牙儿拿在了手上,在十五的满月下和一个爹不疼娘不在的孩子会了面。


          说是月有阴晴圆缺,不过在人们眼中,团圆的就那么几天。聚少离多已成定数。


          好在他们被封在了一起,这辈子都没有分离的可能。


          当然,付出的代价是没有了下辈子。


          自然,做人不可太贪心。


————————


END     


【碎碎念:个人觉得这是he。咳。关于蓝曦臣这个人,一直觉得就像是月亮一样(偷偷把浮现在的蓝月亮划去)之后私心选了元宵节组。觉得吧,涣哥手里拿着的朔月是小月牙,然后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他是不是偷偷起过摘下来的念头。之前做过一道物理题(是的你没看错),讲的是月亮,上面说:其实初一的月亮才是满的只是我们看不到。偷偷的在想,是不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痛痛快快的he了呢!哈哈哈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小声说:辣到眼睛了吗👀辣到的去隔壁 @江自留_单身狗节快乐 洗洗眼睛吧!】           


敛芳尊,你睫毛膏在哪儿买的?


很荣幸和这群神仙一起参加www

姒笺:

叮~您有一份待查收的邀请函(๑>ڡ<)☆


2.14曦瑶玲珑24H全体——



向您拜年嘞(ノㄟ´ˇ`。)



『共我倾倒人间旧青春,疾雷中老死红尘,做一对秋色平分不臣之臣。』



2019.2.14,浪漫情人节,来与曦瑶一起共度佳节叭(๑'ᴗ')ゞ🌺



二宣特别鸣谢:


主持人: @九庚宸 

海报: @博济_Franst 

文案: @重度嗜糖kala♡   @苏云楼 

策划: @鹿九颜  @九庚宸  @姒笺  @瞎画画 




备注:人员名单较一宣有改动。



————感谢以下参与人员————



【如梦令】



 @鸭血粉丝唐曦兼—— @瞎画画


 @一支注射器 —— @一个红细胞 


 @鹿九颜 —— @瑶言快乐咕咕咕 


 @北方有洛鸽·不要r弃坑xxxd! —— @红烧绫九 


 @阿瑶 —— @谢谢 


 @左沉。字肆安。 —— @解离性厌生 


 @顾笙. — @K-100 



 @且温江南. —— @白衣送酒ovo 



 @宿柳 —— @淖瑶 



 @八十八纟戋 —— @Afeng 






【菩萨蛮】


 @亿万世一 —— @清水小号养老日常 


 @姒笺 —— @Qin无弦 


 @重度嗜糖kala♡ —— @一叶扁舟 


 @辞九阙 —— @高富帅JRZO 







【青玉案】



 @长安朱砂 —— @专磕魔道祖师 



 @冬凌凌凌 —— @阿九麾下百万咸鱼 



 @一品豆腐 —— @三径 



 @苏瑶笙 —— @山幼 



 @云降霜 —— @陌上少年 



 @Sarah—— @索菲亚 



 @孟瑾 —— @花月痕。 



 @烏鵲南飛. —— @鹘舨一 



 @简慕源 —— @江自留_新春快乐鸭 



 @I.K.苏酥 —— @小屋子乖乖 





彩蛋


 @_公子盗沙【高三长弧】 —— @欠债千夜-颓废千夜